原标题:红楼梦里邢岫烟说妙玉俗,妙玉说黛玉俗,到底谁最俗?

原标题:红楼梦里邢岫烟说妙玉俗,妙玉说黛玉俗,到底谁最俗?

妙玉作为金陵十二钗之一,且排在第六位,地位可见一斑,其身份历来被不少红学家解读怀疑,莫衷一是。但我今天要说的不是妙玉的身份,而是妙玉的身在佛门,心在红尘。

原文第十八回里介绍妙玉时是这么说的:“外有一个带发修行的,本是苏州人氏,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人家,因生了这位姑娘自小多病,买了许多替生儿皆不中用,足的这位姑娘亲自入了空门,方才好了,所以带发修行,今年才十八岁,法名妙玉。如今父母俱已亡故,身边只有两个老嫫嫫、一个小丫头服侍。文墨也极通,经文也不用学了,模样又极好。”

这一段话交代了这样几个信息:其一,妙玉出自书香门第,通文墨;其二,妙玉是带发修行,已不学经文;其三,妙玉长得好,年方十八,尚未出嫁。曹公透露出这几个信息为后文妙玉与红楼儿女尤其是宝玉的关系埋下了伏笔。

这段话很明显地交代了,妙玉之所以出家是因病逼不得已,并非她本意。从妙玉的判词中也可得到印证: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也就是说,妙玉虽然人在空门,但六根并不清净,且结局悲惨。

那么,妙玉的不空都表现在什么地方呢?曹公第一次大篇幅地介绍妙玉在原文第四十一回,贾母带着二进贾府的刘姥姥逛大观园,去了妙玉的栊翠庵,刘姥姥在这里喝了一杯茶,结果婆子收拾茶杯的时候,“妙玉忙命将那成窑的茶杯别收了。”后来宝玉向妙玉讨要刘姥姥用过的杯子,妙玉又说:“这也罢了。幸而那杯子是我没吃过的,若是我吃过的,我就是砸碎了也不能给他。你要给他,我也不管,我只交给你,快拿了去吧。”

从这件小事,可以看出妙玉的洁癖和对村妇刘姥姥的嫌恶,而真正的出家人早已看破红尘,五蕴皆空,众生平等,不会再有什么七情六欲,由此可见妙玉此时心性,正是“未空之时”。

如果说妙玉有洁癖,那么下面这件事看起来与妙玉的洁癖又自相矛盾了。贾母带刘姥姥在外面吃茶,妙玉悄悄把黛玉和宝钗引到屋里吃体己茶,被宝玉跟进来发现。妙玉“仍将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

她用另外的杯子给黛玉和宝钗斟茶,却用自己的杯子给宝玉斟茶,即便是在很开放的现代,能同用一个杯子的喝茶的男女,绝不是普通地朋友关系,更不用说在有男女之大防的古代了,且妙玉有洁癖,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其实这是妙玉对宝玉赤裸裸地挑逗和性暗示,这印证了妙玉判词的“何曾洁”。

我敢这么说,是因为这不是孤证,后面接连发生的几件事,更是印证了妙玉对宝玉赤裸裸地示爱和挑逗。

原文第五十回众人雪天于芦雪广即景联诗,李纨让联诗落后的宝玉去栊翠庵乞梅,要派人跟着,被黛玉拦了下来,说“不必,有了人反不得了。”再一次透露了妙玉的怪癖性情,黛玉在她眼里都成了大俗人,但她却宝玉青睐有加,可见妙玉“未必空”。

原文第六十三回宝玉生日,白天夜里狂欢了两场,都没见妙玉的身影,宝玉第二天梳洗完之后,忽然看见砚台底下压着一张纸,拿出来一看,原来是一张粉笺,上面写着: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宝玉惊的直跳,一问才知道是妙玉派人送来的。

宝玉生日,妙玉不仅知道,还记着在这一天派人送来生日贺帖,足见其用心。宝玉之所以“直跳了起来”,是因为妙玉在宝玉眼里“为人孤高,不合时宜,万人不入他目……”所以,他没想到心性高洁的妙玉会因为他生日送来帖子,会这么看重他。

但因为妙玉自称“槛内人”,宝玉不知道如何回帖合适,本来是要请教黛玉,半路碰到了邢岫烟,她对妙玉的为人和心性做了一个盖棺论定,恰好吻合了曹公给她定的命运判词。

邢岫烟说:“他这脾气竟不能改,竟是生成这等放诞诡僻了。从来没见拜帖上下别号的,这可是俗语说的,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的,成个什么道理。”邢岫烟自小跟妙玉相识,她知道妙玉的为人,但她不知道的是妙玉对宝玉的情愫,所以她纳闷妙玉如今竟这等放诞诡僻。

其实返回头去看,妙玉出家修行本身就是被迫,且进入贾府时已经不学经文了,又是带发修行,十七八岁的女孩正是怀春之时,她见了宝玉这副好皮囊,自然会留心在意,心里有想法是正常的,但顾及到当时的礼法和贾府的规矩,就是心有所属也不能太过招眼,只能通过一些细节暗示。

妙玉把自己常用的杯子给宝玉用是暗示,宝玉生日送拜帖也是暗示,就连宝玉乞梅,估计妙玉也会有所暗示,但因她身在空门,估计宝玉也没有多想。但不可否认的是,妙玉不过是借着栊翠庵的壳子生活,她的情感并没有因此冷却,她将全部的热情寄托在了一个富家公子身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把妙玉的这种行为理解为“意淫”。所以,她说黛玉是个大俗人,其实身在佛门的她,才是最俗的一个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413536_423446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