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和:怀揣教师证的影视导演

作者:红马读书会 时间:2018-01-14 17:38

原标题:腾和:怀揣教师证的影视导演

原标题:腾和:怀揣教师证的影视导演

2015年9月,美丽的江城吉林市一派喜庆,第三十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奖典礼在这座城市隆重举行。

在最佳科教片提名颁奖中,《儿童抗生素的合理使用》的编剧、总导演腾和走上了领奖台。他从颁奖者手中接过奖杯和证书,在获奖感言中说:“中国是世界上滥用抗生素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儿童是其中最大的受害者,儿童的健康成长关系到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希望大家都来关注这部科教片。”

在简短的发言中,腾和没有感谢拍摄过程中的任何人,却博得了所有人的热烈掌声。

科教片《儿童抗生素的合理使用》是系列科教电影《合理使用抗生素》其中的一部。腾和是这部系列科教电影的编剧和总导演。

2012年8月1日,国家卫生部正式出台的《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明确提出了管理目标,可以说是史上最严的一次管理办法。

腾和说,他是带着一种责任去拍这部系列科教片的。

滥用抗生素所带来的严重后果,让腾和深感忧虑。强烈的责任感驱使他开始查阅资料,学习抗生素的基本知识,写出了《孕期与哺乳期抗生素的合理使用》《儿童抗生素的合理使用》《老年人抗生素的合理使用》《外科手术抗生素的合理使用》《家庭药箱的合理使用》五部科教片的剧本。向国家广电总局申报通过后,腾和拿着剧本和准拍许可证开始四处游说,筹措拍摄资金。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内蒙古卫生厅、内蒙古电影制片厂等单位给予了一定的支持,影片顺利完成。

系列科教电影《合理使用抗生素》入选国家卫生计生委优秀文艺作品。其中《儿童抗生素的合理使用》荣获第三十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科教片提名。

腾和的本职工作是一名教师,影视创作是他最大的爱好。他1982年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一直在高校从事教师工作。后来在一个偶然机会喜欢上了影视创作。

喜欢读小说的知青

1970年,16岁的腾和初中毕业到呼市郊区八拜公社插队。说是初中毕业,实际文化水平只停留在小学五年级。在“十年浩劫”中,社会一片混乱,学校里基本停课。初中两年大部分时间除背诵“老三篇”,就是“深挖洞、广积粮”,腾和几乎没有学到一个初中生应该学的基本知识。

下乡插队后,腾和干遍了所有的农活。春天摇耧播种,夏天锄地、割麦子,秋天收割、打场,冬天挖大渠,甚至为多挣几个工分,在公社粮库扛过200斤重的麻袋。每天干完活收工后,百无聊赖,便躺在炕上读小说或听广播。那个放在炕头的小半导体收音机还是腾和下乡前自己动手安装的。

文革中,中国大陆几乎所有的文学作品都遭到批判被打成“毒草”,在精力旺盛,求知若渴的青少年时代,很难找到自己喜爱的书籍,仅有的几本偷偷保留下来的小说,也在大家互相传阅中缺行短页、破损不堪。一部小说读完了,借不到新的,就把读过的从头再读一遍。不管怎么说,阅读让腾和拓展了视野,有了生活理想,也有了一定的文学基础。

1973年内蒙古新华印刷厂公开招考蒙古族的检字排版工人,听到消息,作为蒙古族的腾和也喜滋滋地报了名。

从村里进城考试那天,腾和才发现笔试考卷全是蒙古文。没学过蒙古文的腾和看着考卷一筹莫展。一位监考师傅看到这种情况,对他说,既然来了别干坐着,送你到汉文考场试试。

当腾和来到汉文考场看到考题时,感到胸有成竹,虽然晚进去30多分钟,却第一个交卷。几天后接到通知,让腾和去参加录取体检。体检时一位厂领导对腾和说,本来不打算录取你,一是因为你是蒙古族,不能占汉族的指标,二是你戴眼镜,检字工人很费眼睛,对视力要求很高的。但考虑到你汉文考了第一名,不要你实在可惜,所以破格录取了你。

进厂上班后腾和才发现,20多个新进厂的学徒工中,除了他自己,确实没有一个戴眼镜的。

从农村回到城市,从知青当上了印刷厂的排字工人,阅读给了腾和掌握自己命运的第一次机会。

排字工人考上大学

腾和在新华印刷厂汉文活版车间当上了一名排版学徒工。从农村到工厂,让他有了更多的爱好和阅读机会。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印刷厂除了印毛选和教科书,也印少量的其它书刊。这些书刊的作者无论当时还是现在,都是赫赫有名的学者、教授、艺术家。如2016年101岁去世的林干教授,就是国内外著名的史学家。腾和在印刷厂当工人时,林干教授正好有一本新著《北方匈奴史》在新华印刷厂印刷,他经常去排字车间校对书稿,在工作接触中,教授也喜欢上了这位爱读书的年轻人,经常推荐或借书给腾和看。每看完一本,腾和就盼着林干教授来时再带一本。

著名摄影家徐振亚的第一本书《彩色摄影》也是在新华印刷厂排版印刷的。70年代的中国,别说彩色摄影,就连黑白摄影也不普及。这本书在腾和眼前打开了一个神奇多彩的世界,从此他爱好上了摄影,并和徐振亚成了好朋友。

喜欢摄影后,腾和从每月32元工资中省下钱,买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台海鸥牌120双镜头立式照相机,开始了摄影实践。洗相的暗房也需要设备,买不起放大机,腾和就自己设计,动手制作了一台放大机。

腾和的摄影爱好也影响带动了身边的年轻人,印刷厂许多工友和腾和一起玩摄影。其中两名工友因痴迷摄影,玩出了水平,调到内蒙古日报社当起了专职摄影记者。

还有著名地方戏曲专家席子杰,著名的马头琴演奏家齐• 宝力高等,70年代都在新华印刷厂印过书或杂志,这些人的学识和言行,潜移默化对腾和的人生产生了影响。

1977年,高考恢复,腾和参加了中断十年之久的大学招生考试。

腾和喜欢理科,动手能力强,上小学时曾自学无线电知识,买零件安装了自己第一台半导体收音机。在工厂时,自己设计,自己画图,和机修车间的师傅一起加工零件,制作出一台放大机。后来拍摄《合理使用抗生素》,在北京采访医学专家时,一些专家读了腾和写的剧本,误以为这位导演是医学院校毕业的。

文革时期初中毕业的腾和因数理化基础太差,复习时间又短,只能报考文科。因喜欢摄影,他第一志愿填报了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摄影系。

两天的高考结束后,腾和回车间继续干活儿。一天,工厂传达室接到一个电话,通知腾和去呼市二中参加北京广播学院的面试。在二中的一个平房教室里,北京广播学院摄影系的一位老师当面对腾和进行了摄影基础的测试,之后非常惋惜地对腾和说:你难道没有认真看我们的招生简章吗?摄影专业对视力要求很严格,你的专业素质不错,但你戴着眼镜,体检时会过不了的,而且摄影专业在全内蒙只有一个名额。

又是眼镜惹的祸,正当腾和沮丧之时,旁边播音系的一位老师对腾和招招手说:那位同学,你过来一下。腾和过去后,那位老师对他说:我刚才注意到,你的嗓音不错,普通话也很标准,你应该报我们播音专业,并当场让腾和朗诵了一段指定的文章。老师对腾和说,你有基础,今年如果没有其它院校录取你,明年就报考我们播音系吧。并给腾和推荐了指导老师,留下了联系方式。

幸运的是,腾和最后被内蒙古师范学院(今内蒙古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系录取,跨入了77级大学生的行列。

广泛的爱好和阅读的习惯,让腾和再一次有了把握自己命运的机会。

大学教师跨界影视编导

谈到青年时代的经历,腾和说: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有机会,不管是顺利还是曲折,每一次机会都会成为你命运中实现理想的阶梯,为你的未来增添一份色彩。

大学四年一晃而过。1982年3月腾和大学毕业,分配到内蒙古林学院(今内蒙古农业大学东校区)做了一名教师。

为了让农林院校的学生更好地掌握科技写作技知识,提高科技写作的能力,腾和曾先后到中国科普创作研究所和中国科技大学进修科技写作。进修回来为学生开设科技写作课的同时,又根据自己在教学和实践中积累的经验,承担了大学教科书《农业科技写作》第九章“科技广播和科教电影、电视”的撰写工作。(1985年该书已由江苏科技出版社出版)

扎实的理论基础,让腾和在影视创作方面有了小试牛刀的冲动。

腾和一面给学生上课,一面业余创作剧本。1989年,和农牧学院老师合作,完成第一部科教片剧本《蔬菜育苗》并投入拍摄。为了不影响正常教学工作,作为该片导演,腾和只能一边上课一边利用课余时间执导剧组拍摄。有时腾和还在学校教室里给学生上课,剧组的车就在楼下等着。经常是下课铃一响,腾和冲出教室,来不及洗手,带着满身满手的粉笔沫一头钻进剧组的面包车,驶往拍摄现场。

完成后的科教片《蔬菜育苗》获得国家教委“燎原计划”教材二等奖。

虽然是学步之作,却显露出腾和作为一名影视编导的非凡禀赋与才华,开启了事业的新领域。

1991年腾和导演了自己的第一部电视剧《艰难行》,讲述了一名工厂的中年在职技术员克服重重困难,坚持上电大读书的故事。这部电视剧的最大难点是所有演员都是业余的,在导演腾和的耐心启发和正确把握下,剧中人物朴实,情节感人。

《艰难行》获国家教委、北京电视艺术家协会、北京电视台联合举办的全国第三届大学生“理想杯”电视展播追求奖。

时任《文艺报》主编、影视评论人彭加瑾曾在《电视艺术》月刊上撰文评论说:“在参赛的十五部作品中,《艰难行》是唯一的一部带有喜剧风格的作品,它描写的中国知识分子的遭遇带有普遍性。在生活与求知夹击下主人公的困顿与倔强被创者同时表现出来。你笑主人公的迂腐、迟钝,但你又不能不敬重他的意志、追求。之所以获得这样的效果,不能否认创作者的艺术修养。但最根本的是真实与真诚。求真使创作者发现中年知识分子在责任、能力、意志、追求中矛盾的窘态,真诚使他们理解人物,在笑声中沾上了泪花。”(《电视艺术》1992年第2期)

腾和说,从小对孩子进行音乐教育,对孩子未来的发展有极大的好处。但方法不得当,不顾孩子的天性,相互攀比,一窝蜂地让孩子学钢琴,会带来许多问题。1994年,腾和做了大量调查后,以敏锐的目光和独特的视角,以儿童学习钢琴为题材,编导制作了5集专题片《钢琴忧思录》。在中国教育电视台播出后,给众多因孩子学钢琴而走入误区的家长以很好的警示和启迪。

工作之余,腾和还为许多企业创意拍摄广告片。腾和说,在所有片种中,广告片的拍摄难度是最大的。在短短的几十秒钟里,既要表现产品特点,又要打动消费者,因此在创意上要下极大的功夫。看似不经意的情节和广告词,却体现着“功夫在诗外”的功力。电视广告的创意拍摄是需要大投入的,许多企业愿意和腾和合作,就是因为腾和不愿在广告创意上玩所谓的“大手笔”,而是根据产品特点,精准创意,使企业以较少的资金,拍出满意的电视广告。腾和的广告作品在为企业带来效益的同时,也深受消费者的喜爱。

1997年,伊利乳业集团在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第一条广告就是腾和创意导演的。广告片中一句 “苦苦的追求 甜甜的享受”,让伊利“苦咖啡”雪糕家喻户晓,畅销全国。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年喜爱伊利“苦咖啡”雪糕的孩子们都长大了,让他们津津乐道,无法忘怀的除了儿时的口味儿,还有那句深入人心的广告词。

走近清华园

2000年春天,清华大学成立90年校庆之际,清华同方文化公司拟投资拍摄一部反映清华大学90年发展历程的电视片。在朋友的推荐下,腾和应邀赴京参加策划和研讨。

腾和说,他对清华细节知之甚少,面对这样一所著名大学,就当是抱着无限敬仰的态度来学习的。

第一次走进清华大学,腾和一下就被巨大而美丽的清华校园震撼了。他赶紧找来有关描写清华的各类书籍,认真阅读,做好功课。

2000年5月22日至23日,电视片策划研讨会在北京西郊的泰山宾馆召开。当时参加研讨的有中央电视台、中国教育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等官方媒体单位,有清华大学的校史专家,校刊主编,青年博士及各部门、处室的负责人等。面对声名显赫的清华大学,面对官方媒体和清华大学的老专家及青年才俊,腾和自感有些心虚。

在研讨接触过程中腾和发现,时任清华大学基建处处长苗日新是50年代从呼市二中毕业考入清华大学的,时任清华大学图书馆副馆长侯竹筠是1958年从呼市一中毕业考入清华大学的,当时的清华大学研究生院院长,后来的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也曾在包头九中读书。

清华园里有这么多的内蒙老乡,顿时让腾和亲近了清华,增强了底气。在研讨会上腾和根据自己对清华的理解,大胆阐述了自己的拍摄构想,得到清华校方及投资方的认可。

2000年夏天,腾和正式入住北京,开始了九集电视片《清华故事》的拍摄。北京人才济济,电视媒体、制作公司众多,有才华的导演如过江之鲫,却让一个刚从内蒙古来的、名不见经传的蒙古族导演出任《清华故事》的总编导,着实让腾和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清华的“务实”精神。

2001年4月,清华大学90年校庆之际,九集电视片《清华故事》拍摄完成。由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题写片名,清华大学音像出版社出版。

完成后的《清华故事》无论是在广度上还是深度上都堪称佳作。清华校刊报道称:《清华故事》作为第一部全面反映我校的人文历史及科研发展的电视专题片,充分展现了凝重厚实的清华人文精神和优良传统以及风景秀丽的校园风光。

追寻两弹一星元勋足迹

《清华故事》的成功,令腾和信心大增。2001年后半年,在和清华大学有关部门的共同策划下,腾和又承担了百集电视片《科学家的故事》制片人和其中《我愿以身许国——两弹一星元勋的故事》的拍摄任务。

▲2001年采访邓稼先夫人许鹿希(许鹿希家)

钱三强、王淦昌、彭桓武、邓稼先等23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是中国老一辈科学家的杰出代表,青年科学家的优秀楷模。他们为研制核武器做出巨大贡献。

邓小平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60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卫星,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

▲2002年采访两弹一星元勋王希季

两弹一星伟业气壮山河,功勋们的事迹激荡人心。在拍摄两弹一星功勋过程中,腾和触摸到了中国科学家们不朽的灵魂,他们放弃利益,隐姓埋名,在戈壁荒滩,默默无闻为国家国防科研事业奉献了一生,令人感动。在拍摄过程中,每次采访归来整理素材时,腾和与摄制组人员一起感动,一起流泪。科学家们以身许国的博大胸怀,生动感人的点点滴滴,令他们感慨,让他们唏嘘。

在科学家精神的感召下,努力拍好每一位两弹一星元勋的故事,是腾和带领摄制组竭尽全力的目标。

▲2002年采访何泽慧(何泽慧家)

2002年4月,10集电视片《我愿以身许国——两弹一星元勋的故事》终于摄制完成。4月28日,在清华大学大礼堂举行了隆重的首映式。

近千名清华师生坐满了大礼堂,当时健在的“两弹一星”元勋孙家栋、彭桓武、王希季、杨嘉墀、黄纬禄、陈能宽,郭永怀的遗孀李佩教授、姚桐斌的遗孀彭洁清教授、邓稼先的遗孀许鹿希教授等都来到现场,并上台和师生们见了面。

▲2002年采访两弹一星元勋屠守锷

受人尊敬的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参加了首映式,他在发言中说:“《我愿以身许国》这部片子体现了一代科学家爱国奉献的精神,改革开放后,我国进步空前,现在提倡爱国主义有重大现实意义,本片的放映会在全国观众尤其是青年一代中产生重要影响。”

时任校党委副书记张再兴教授在讲话中说:“这样的影片是清华人学习两弹一星精神的产物,也是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重要教程。”

▲2002年采访两弹一星元勋彭桓武

首映式上播放的是《我愿以身许国》的第三集《核弹先驱双子星——王淦昌、彭桓武》。王淦昌和彭桓武早年毕业于清华,是清华校友,作为两弹一星元勋,他们为中国原子弹、氢弹的研制成功做出过巨大贡献,是清华的骄傲,是清华青年学子的榜样。

影片播完,礼堂的灯亮了,片刻静场后,师生们突然全体起立,以长时间的热烈掌声,向他们尊敬的学长,向科学家们崇高的情怀表示由衷的敬意。

此时,坐在后排的腾和正默默地感受着现场氛围,在师生们的掌声中,看着两弹一星元勋们步出礼堂,做为总导演的腾和,内心倍感欣慰。

▲2002年采访两弹一星元勋黄纬禄

《我愿以身许国》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社会影响。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向北京地区的青少年推荐了这部电视片,称《我愿以身许国》是弘扬主旋律,宣扬时代精神,突出思想品德教育、题材生动感人的音像制品。

为保证推荐活动的权威性和示范引导意义,《我愿以身许国》是由北京市新闻出版专家顾问团20余位专家学者经过两个多月认真论证评审,从几千种优秀作品中精心遴选出来的。

季羡林先生也发表了署名文章《爱国与奉献》,对电视片《我愿以身许国》给予极大的赞扬和肯定。他在文章中写道:“大型电视专题片《我愿以身许国》,我参加了首映式。讲的是两弹一星二十三位科学家的故事,我看了以后大为兴奋,大为震动,大为欣悦,大为感激,简直想手舞足蹈了。我欢呼这部优秀电视专题片的诞生。我相信,将来当这部电视片在全国放映的时候,会有成千上万的观众参加到我们欢呼的行列里来的。”

▲藤和与季羡林大师

多少年过去了,传统媒体日渐衰落,当年的许多电视片销声匿迹,不见了踪影。在信息泛滥、追星娱乐的今天,从网络上还能轻易搜到《我愿以身许国》全集,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奇迹。每当听到杨洪基浑厚的嗓音唱起片头主题歌时,还是那样令人激动,让人热血沸腾。

坚持正确选择

腾和导演的影视作品充分展示了他的艺术才华、文学修养和独到视角。他以踏实的作风,对影视创作的真诚和严谨,不断构思创作出新的作品。

百集电视片《科学家的故事》摄制完成后,腾和又和他的大学同学、《人民日报》记者钱江一起策划拍摄了历史文献纪录片《从西柏坡到北京——人民日报的创建》。摄制完成后,2002年12月21日在北京召开审片会。广电总局总编室、中宣部理论局、中央政策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国家档案局等单位的专家、领导审看后一次通过。审查意见称:“此片真实、准确、精炼地反映了《人民日报》创建的历史,可在中央电视台播出。”

2003年3月28日,《从西柏坡到北京——人民日报的创建》在中央电视台一套播出。之后陆续在全国各地方电视台播出。该片也是人民日报社对年轻一代进行《人民日报》历史及爱国主义教育的绝佳教材。

腾和导演执导的电视片表现手法细腻含蓄、抒情意味浓郁,结构布局和节奏处理尤见功底,并善于表达角色和情节的内在情绪,富于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2008年,为纪念清华大学83级本科生毕业20周年,腾和编导3集纪录片《人生起步在清华》。在纪念大会上播放后,受到清华大学83级校友及与会嘉宾的热烈欢迎,掌声与欢呼声不断。

清华大学校友总会会长、当年的校党委书记贺美英在纪念大会上致辞,她说:“刚才看了这个片子,我也激动起来,差点掉下眼泪。我代表校友会,代表学校只想说一句话,欢迎同学们回家。本来我准备了发言稿,想回忆一下当年的情况,但这个片子里都有了,很令人激动。这段生活是我们很难忘记的岁月。”

纪录片《难忘一九七七》是腾和为母校内蒙古师范大学77级校友毕业30周年编导摄制的。在校友返校纪念大会上播放后反响强烈。师大校友网报道称:这部反映七七级校友共同经历的电视片让大家激动不已。当片中出现邓小平批示恢复高考制度的镜头时,这些最早享受改革成果的校友们情不自禁地鼓掌欢呼;每位熟悉的同学镜头的出现,会场都会笑声四起;镜头里当年的食堂饭票、窝头、钢丝面带着大家一起回忆当年学校生活;片中盒式录音带、砖头式录音机的出现,当年熟悉的校园歌曲响起时,会场里一片感叹,掌声再次响起……

2009年,腾和编导专题片《百年卓越向未来——纪念中国地理学会成立100周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百年庆典大会上,两千多名与会代表首先观看了这部专题片。观影结束后,与会者报以长时间热烈掌声。会后一位代表这样写道:这部电视片,将我的思绪带入中国地理学百年的沧桑变化。听着看着那些似乎陌生但又熟悉的名字和画面,心潮起伏。前辈们对地理科学的热爱、执着的追求、卓越的成就令我由衷地敬佩,也让我自豪。辽阔的高原、巍峨的群山、广袤的草原、茫茫的林海、无垠的大漠戈壁、湛蓝的海洋,无不留下了地理学家风尘仆仆科学探索的身影……字里行间流露出地理工作者对这部电视片的喜爱和认可。

电视片拍摄的对象十分广泛,题材浩如烟海,编导不但要面对各种题材,就是同一题材也会涉猎到方方面面的知识。因此,作为一名影视编导需要具有很强的洞察力和敏锐的思维、丰富的想象力,才能在社会和行业的需求中发现捕捉并策划出好的题目。

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 (简称CSM),是全国最大的电视收视率调查机构,他的科学性和权威性毋庸置疑。中央电视台及包括港澳地区在内的全国300多家电视台都是他的客户。

收视率决定着一个电视栏目或节目的生死存亡,决定着广告客户资金的投放量。所以每个电视台的栏目策划人、制片人及编导都敬畏索福瑞。正因为如此,许多电视台都曾表示愿意无偿为索福瑞拍摄制作10周年纪念片。但经过考察排比,索福瑞最终选中腾和导演。

2007年,腾和为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成立十周年编导摄制了4集专题片《数据潮头破浪行》。

索福瑞的一位领导说,从此,我再也不用费尽口舌给客户解释什么是收视率调查?收视率调查是怎么进行的?让他们看看这部电视片,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索福瑞选择腾和,看中的是他的策划和准确的创意,还有他严谨的创作态度和富于探索的精神。

腾和有着极强的社会责任心,始终坚持用影视宣传带动社会的进步。每拍一部片子都是对观众、对社会负责。

腾和喜爱影视创作,不仅拍摄科教片、纪录片、广告片,也涉猎电影故事片。2006年导演了故事片《遥远的敖鲁古雅》,在央视电影频道播出。

▲腾和(左)在电影《遥远的敖鲁古雅》拍摄现场

▲腾和(中)在电影《遥远的敖鲁古雅》拍摄现场

2016年编剧、导演微电影《草原花》、《我在工地等你》。其中《草原花》成为内蒙古大学编剧、导演高级研修班微电影案例教材。

不断积累 继续前行

一部电视片的成功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影片是否有真实的生活内容和生活细节描述。腾和导演拍摄的影视作品,构思及内容之所以能抓住人心,不仅仅是他的学识,还贯穿着他丰富的生活阅历。

早在1995年,广东汕尾电视台曾在《人民日报》登载招聘启事,向全国公开招聘电视编导及相关工作人员。当时的腾和不满工作现状,想南下闯荡,便投了应聘简历。不久就接到汕尾电视台总编室的电话,让腾和尽快去汕尾电视台面试,腾和背起背包便去了广东汕尾市。

面试通过后,腾和被安排到汕尾电视台广告部工作。工作一段时间后,腾和心底又起波澜,刚刚撤县建市的汕尾并不是他事业的理想之地。于是腾和找借口向电视台辞行,继续向南渡过琼州海峡,来到海南岛乐东县,与同学一起承包了50亩土地,带领一帮工人干起了农场,开始试种植反季节蔬菜。

当年插队时的农活经验和工作时学到的农业科技知识都派上了用场,干一行精一行,蔬菜的种植也是超一流的好,滴滴汗水换来了冬瓜的丰收,全国各地蔬菜贩子直接来到地头买他种的冬瓜。看到一车车装满冬瓜的卡车从眼前开走,由导演变成农场经理的腾和感到无比满足。

腾和就是这样不断尝试新鲜事物,不断挖掘和开发自己的潜能,在好奇心的驱使中,不断尝试新工作、涉猎新领域,获得新体验,创造新价值。

腾和还写过许多歌词,《故乡的酒》是腾格尔演唱的,电视片主题曲歌词《中华好男儿》是杨洪基演唱的,微电影插曲《草原花》是敖都演唱的,《我在歌声中等你》是云飞演唱的。

正是因为腾和导演丰富的生活阅历,他撰稿、编剧、导演的影视作品才能做到生活真实,可视性强。

说起自己的生活经历,腾和的感悟是:做一名合格的影视导演要兴趣广泛,在丰富的生活源泉中,以独到的眼光去认识、去发掘那些最典型、最本质的东西,创作出来的作品才能言之有物,才能生动感人。

丰富的阅历,敏锐的观察力,善于发现亮点、捕捉细节,也就是俗话说的头脑里有想法,眼睛里有东西,看上去没有什么可拍的时候,你却能拍出东西来,而且拍得很好,这就是真本事。

2008年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科教片《静电防治知识》,由腾和编剧导演。

2012年导演MV《征信之歌》,获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管理局一等奖,同年导演10集电视短剧《征信故事》,获2013年国家司法部优秀影视作品三等奖。

▲2013年采访佛学大师,雍和宫大住持嘉木扬.图布丹

2013年编导纪录片《心系雍和——从草原走来的佛学大师》入选北京民族电影展播系列纪录片。

▲2014年在澳大利亚TART酒庄采访泰特先生

▲2016年拍摄武汉地铁隧道工程

2017年为内蒙古著名航拍摄影家诺敏•何编导拍摄的短视频《放飞心声》获第十四届中国•内蒙古草原文化节 “我的中国梦•精彩草原故事” 微电影、短视频作品征集展播活动优秀作品奖。

前不久,微电影《草原花》获南方影视中心•首届奥港澳大湾区(佛山)微电影节入围奖。

素材的取舍直接反映出导演鉴赏力的高低。有了好题材,还要运用积累的丰富经验、严密的逻辑思维、高深的专业技术和艺术修养才能创作出一部好作品。

在题材选择上,腾和不仅有好眼力,而且有好的写作功底。没有现成的剧本,腾和便亲自撰稿、编剧。一个好的导演不仅会用镜头给观众讲故事,还要有较高的文字驾驭能力。

几年来,腾和构思并完成的电视策划文案有:

《科学家的故事》100集;

《中国奥运金牌榜——50位奥运冠军的故事》;

《妙笔丹青——100位画家的故事》;

《永远的恩格贝》10集 ;

《蓝天彩虹——空军政治部蓝天幼儿艺术团》4集;

《丝绸之路通伊朗——中国外交官的故事》;

《飘过草原的风》纪录片16 集;

《永远的窝阔台》实景剧。

腾和说,影视拍摄很辛苦,是年轻人的事业,随年龄的增大,他将逐渐退出“江湖”回归到教师本行,因为他始终怀揣着一本教师证。

2017年10月,腾和与同学钱江受聘为母校内蒙古师范大学文学院2017级汉语言文学、汉语国际教育和秘书学三个专业的新生进行了题为“不断探索,始终坚持——中文系学生在大学学什么?怎么学?”的专题讲座。讲座围绕着兴趣培养和责任担当两个关键词展开,内容既包括了文学院学生的专业发展、人生价值取向等宏观方面,也涉及到读书方法、同学情谊等具体问题,对即将开始大学生活的新生颇具启发性和指导意义。腾和与钱江两位主讲人精心准备了融视频、音乐、图片、文字于一体的课件,以之辅助精炼生动的语言表达,使整场讲座图文并茂,生动活泼,既富灵动之美,又极具感染力量。深切体现出了校友对母校的拳拳之心和对后辈学子的殷切期望。

腾和说:每次面对人生抉择时,是读书给了他智慧和力量,点亮了他人生的道路,让他能够做出一个比较好的判断选择。阅读可以改变人生的坐标和轨迹,把握自己,坚持梦想,走过一段人生历程后,再回过头来看,你会发现,理想会在你的人生道路上留下闪光的足迹。

接受完记者的采访,腾和又匆匆投入下一个电视片《承接阳光》的拍摄中,从他匆忙的背影中我感受到,一些人的生命过程就像一束阳光,温暖了别人,也照亮了自己。祝愿腾和导演有更多更好的作品问世。

▲腾和(中)在《承接阳光》拍摄现场

作者简介 | 红霞,蒙古族。1987年毕业于内蒙古大学法律系;1987年—1995年在呼和浩特市广播电视局广播电台新闻部任记者编辑;1997年—2000年赴日本东京留学;2000年至今在内蒙古青年传媒中心《这一代》杂志任记者编辑。曾获内蒙古自治区好新闻一等奖、黄河流域新闻评选三等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623937_556631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