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融通南北 大成之象——论吴传麟艺术

原标题:融通南北 大成之象——论吴传麟艺术

【编者按:为纪念吴传麟先生逝世十周年,展示其在中国书画领域的贡献和成就;弘扬他坚持以民族传统绘画为根基、广收博取、兼容并蓄、并以大众喜闻乐见为宗旨的艺术创作精神,由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主办的“中国当代名家——吴传麟作品陈列展”,于2017年12月26日至2018年1月25日在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举办。地址:北京四朝阳区北三环东路6号中国国际展览中心1号馆3层,观众可凭有效身份证件免费参观。】

古相师有言曰:“北人南相者,南人北相者,皆主大富大贵也。”细审历史察而观之,真乃精诚之论也。

何哉?此圣人“天时、地利、人和”之至论见诸色相之律也。南北有别,乃天时地利使然。貌有雍容清癯之别,性存厚重轻灵之异。故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水土异也。然人有听天知命之秉赋,解物华天宝、地灵人杰之奥竅,故能相随心现,融通南北,而生南人北相、北人南相之异质。合南北之天时地利人和而终成大器,律之使然,岂有它哉!

人心主相,由相生形,故凡诉诸艺文之有形色者,莫不以“南北形相”为大成。东坡学士乃蜀中南人,而“大江东去”则为关西大汉执铜板而歌,开豪放之北地雄风。易安居士乃北国佳人,却以“应是绿肥红瘦”、“人比黄花瘦”而独拔“伤春悲秋”之花间头筹。岂非“南人北相、北人南相”之例证,真可谓“文如其人”也!艺文如此,画乃文之极,画又为无声诗,故亦有“画如其人”之说,其相亦应当如此。

传麟兄乃北国才子,生长于齐鲁,游学于京华。他自幼秉赋极佳,少年时便于画坛初露新声,多蒙齐鲁画坛老将提携青睐;弱冠即考入京师中央工艺美院,受教于画坛名宿,交游于各地美术英才,如鱼得水,学业有成。文革十年,世事蹉跎。传麟兄仍不忘情书画,更补品格文识之画外功夫。终于否极泰来,得以就职于人民美术出版社,能以书画为业,遂一发难收,终成当时较早成名而有一定知名度的书画家。

传麟兄木讷朴质,少言多行,有军人风范,是条典型的北国汉子。然其好江南游,执齐鲁情怀解江南山水,其画作又有典型的江南风格,真可谓“北人南相”也。初视其画作,雅致清新,气足势完,大有江南才子之风貌。所作题材甚广,凡山水、花鸟、人物皆各具特点,其书法亦独有所长,生趣盎然。再观他的经营布局、疏密得体,错落有致,满而雍容大度,简却灵透幽深。尺幅可见万里江山,中堂亦尽显林泉丘壑。无论山水、树石、村落、亭屋、行旅均能别出心裁、装点自然得体,真达到了可望可游可居之境界,更加上他个人的装饰风格与特长,更显别致。细察其笔墨,似笔笔有着落,又似处处求新趣。传麟兄毕业于美术专业最高学府,有坚实的学院派绘画基础,又深爱江南山水人情,几十年编辑工作更让他熟知国内外名家经典作品,故一落笔便能不离规矩,且能具自家性情。他由新金陵画派画法入手,杂以石涛诸前贤画法,初步形成了一种妩媚中不失沉静的当代写实画风。清新而又有一定的份量,并多运用渲染等工艺手法,层次感丰富又有北国山水之凝重。加之传麟兄嗜画如命,闲静少言,终日笔耕,使其作品颇丰,皆具“北人南相”之“大成之象”。

惜天妒英才,未假其寿,于悟道之年早逝,未能臻老辣之至境。然其对当代画坛之影响日增,声名愈噪,后辈传承,日渐光大。吾兄当可安息!

【作者简介】陈绶祥,别名晓三,广西桂林人。字大隐,号老饕,斋名无禅堂。著名文化学者,美术史家,文物鉴定家及书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负责主编《中国美术史》、《中华艺术通史》等多部典籍。曾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 , 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陈绶祥艺术教育工作室主任、研究员。

【吴传麟作品欣赏】

漫天飞雪眩双眸 67×44厘米 1981年 中国美术馆藏

熏风尽花乡 137×68厘米 1994年

送孟浩然之广陵68×137厘米 1994年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625258_99996374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