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几许情深误浮华 许秋怡席安全文小说

原标题:几许情深误浮华 许秋怡席安全文小说

第16章

让许秋怡捐赠心脏姚沐的脸色惨白,走上前去,轻轻的捏了捏许秋怡的肩膀:“秋怡,你放心,我不会再让别人伤害你了。”

“你离我远一点!”许秋怡一把甩开姚沐的手,大声的哭着:“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姚沐向后踉跄的退了两步,深深的喘息着。

手术室们外。席安烦躁的外面踱步,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手术室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医生走出来对席安说道:“患者家属,这位患者心脏的病非常严重,如果找不到心脏捐献者,那么这位患者,必死无疑。”

席安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紧抿着嘴:“心脏捐献,这要上哪找。”

医生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姚影坐在手术台上,摇晃着双脚,低头沉思着。

“姚小姐,已经跟席总裁说了,可是他好像很为难的样子。”

那个医生挠了头,皱着眉头说道:“姚小姐,这活体心脏捐献,可是要出人命的。”

“我就是要她死。”

姚影裂开嘴露出一抹残忍的微笑:“她不死,我心不安。”

席安站在门外面思考了半天,终于,他的脚步缓缓炒着许秋怡的病房走去。

许秋怡病房的大门被缓缓推开,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进病房。

姚沐坐在许秋怡的病房床边,看到两个男人,警惕地站了起来。席安的身影也出现在病房门前,他在在那里看着两个那人走进房间,抓住许秋怡的胳膊。

“你们放开秋怡!”姚沐眼圈通红,抓住男人的个胳膊,企图让男人松手。

可是两个男人力大无比,他根本不能撼动,其中一个男人,一个反将姚沐按在墙上,将他的手反押在身后。

姚沐拼命的挣扎,可是都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许秋怡被放上轮椅推了出了病房。

“你们要带我去哪儿?”许秋怡有些慌张,转过头来看向走在旁边的席安。

席安没有说话,手术室门前两个护士已经准备好了床,席安身边的男人讲许秋怡抬上床去,按在床上。“

席总,这心脏活体捐献,可是要死人的!”其中一个医生慌张的说:“我们可从来没有做过这种手术啊。”

心脏活体捐献!许秋怡的双眼睁的老大,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席安,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细心裂肺的大喊:“不,我不要。救命。我不想死。”

身旁的两个男人,不知从哪掏出绳子,将许秋怡的双手双脚绑在病床上,任由她挣扎却纹丝不动。

“放心,所有事情的结果由我承担。”

席安冷冷的看着病床上不停扭动身体的许秋怡:“推进去吧!”那医生额角上渗出豆大的汗水滚落在地上,他抬手擦了擦汗水,硬着头皮,推着还在挣扎的许秋怡走进手术室。

“准,准备手术。”那医生咽了口口水,颤抖着声音说道:“准备麻醉。

”许秋怡在病床上批命地挣扎,她的双手已经被绑住她的绳子磨破,血肉模糊。

无影灯晃得人头晕目眩,医生站在哪里看着许秋怡,沉重的叹了口气,沉声说:“感谢您无私的捐献。

”说着带头鞠躬。身边所有的医生护士全部都跟着医生缓缓的躬下身去。

随后,医生抓头对身边的麻醉师点了点头。麻醉师拿着呼吸罩走上前来,遮挡了许秋怡免签无影灯刺眼的灯光。

“不,我求求你了!”许秋怡扭动着身体,声音已经喊哑了,她拼命的躲避着呼吸罩。

“护士。”医生颤抖着喊道。两个护士死死地按住许秋怡的额头,麻醉师将呼吸罩放在许秋怡的脸上。

意识渐渐抽离,许秋怡的眼睛沉沉的合上了。“准备手术。”

第17章

许秋怡失踪了“席总!许小姐不见了!

”病房里,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冲进病房,焦急的说道。

席安猛地站起来,二话不说向外走去。路过许秋怡所住的病房,突然发现,原本绑在许秋怡房中的姚沐,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个断的绅索。席安的脸骤然变色,他飞快的向手术室方向跑去。

手术室的大门被打开了,姚影被人从里面推了出来,惨白的脸色,看起来非常痛苦。

席安两步冲上前来,担忧的看着姚影:小影,你怎么样了。

姚影虚弱的睁开双眼,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席安,我没事”

听到姚影说话,席安终于松了口气,他直起身来,转头看向身边的医生,冷漠的说道:“许秋怡人呢”医生慌了,低下头去,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颤抖着说道“就刚才,突然冲进来一个男人,他抱起许小姐就跑了,我们都来不及去阻拦,他,他就不见了”“那个男人,是不是穿着白色的毛衣。”

席安微微眯起双眼,一把抓起医生的衣领,声音低沉,散发着杀气:“还不快点派人去找。”

医生吓得脸上已经没了血色,他地下头去,慌张的点头,急忙朝着外面跑去。出租车上。

姚沐抱着许秋怡,脸色苍白,全身颤抖,怀中的许秋怡,脸色惨白,一声不吭,姚沐洁白的毛衣上,沾染着一片一片的斑驳的血迹,没有穿外套,在寒冷的冬天,看起来非常奇怪。

而许秋怡的胸口处,已经有一处衣服,浸透了鲜血,她的手上也流着血,脸色苍白到透明,看起来非常可怕。

“二位,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这位小姐看起来好像不太好。。。”

出租车司机看起来有些紧张,他咽了口口水,小声问道。

“开车,不要说话。”

姚沐喘着粗气,冻得全省颤抖,嘴唇发紫,他紧紧的抱着许秋怡,颤抖着双手。

司机看到姚沐的脸色,再看看似乎没有丝毫气息的女人,害怕的颤抖,半响,司机颤抖着将车停在一边,仿佛快要哭出来了;“我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想死,我求求你了,我家里还有一家老小,我求求你了,让我走吧”车里,顿时一片沉寂。

好半天,姚沐终于吐了口气,扔下一百块钱,走下车去,将许秋怡背起,转身离开。

马上上车辆川流不息,人来人往。姚沐背着许秋怡,眼圈通红,他环顾四周,看着眼前的出租车一辆一辆的从面前过去,颓废的向后退了2步,抬头看向天空,忍不住苦笑。

过来好久似乎又打起精神,姚沐背着许秋怡,沿着马路,向前走着,不停的招手拦车,可是他白色毛衣上的鲜血实在是太显眼了,偏僻的公路上,没有车敢停下来。

不知道过来多久,终于有一辆出租车停在姚沐身边,姚沐愣愣的看着出租车,欣喜若狂,坐上出租,一路疾驰。

出租车越走越偏僻,那司机也渐渐的害怕起来,不时的看着后视镜。

终于,前方掩映在树林中的高档小区,映入眼帘。

那司机终于松了口气,抬头看向后视镜,却看见姚沐正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还真是不知道这里有一个小区所以有些紧张。”

司机将车停在楼房门口,姚沐扔下几百块钱,背着许秋怡走进房间里。

刚一走进房间里,姚沐赶紧将许秋怡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终于松了口气。姚沐颓然的瘫坐在床边,仰头看着天花板,满身疲惫。

突然,手机铃声大作,姚沐猛然睁开双眼,发现,是披在许秋怡身上的衣服里的手机。

第18章 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拿出手机,手指不小心碰到通话键。

“喂。”对面,席安冷漠带看愤怒的声音传来,让姚沐吓了一跳,手机哐啷一声掉在地上。

”你在哪里。赶紧给我回来。姚影快死了!”席安的声音中带着隐忍的怒火,但是姚沐能够听出里,他现在气的想要杀人。

姚沐使劲儿咽了口口水,他走上前去,轻轻拿起电话,按下关机键。

终于,他松了口气。

外面的天色完全黑了,他将灯打开,看见许秋怡胸前的衣服上,浸透的鲜血已经凝固,他眉头紧皱,犹豫着伸出手去,思考着要不要帮助许秋怡处理伤口。

脑海中突然回想起刚才冲进手术室的那-刻。

手术室中,那医生的手术刀已经划开了许秋怡胸前的皮肤,鲜血渗出,异常可怕。

他皱着眉,看着躺在床上动不动的许秋怡,眼圈通红。突然,床上的许秋怡皱了皱眉头,轻哼了几声,慢慢的睁开双眼。

姚沐急忙转过身去,使劲儿揉了揉眼睛,嘴角挂起笑容,转过头去。“渴。”

许秋怡的声音沙哑着,带着虚弱和瘦惫。

姚沐急忙走到厨房里用杯子倒上水,递给许秋怡:”秋怡,喝水。”

许秋怡模糊的视线渐;斩清晰,她看到了个俊俏的带着担忧的俊脸,顿时眉头微皱:”姚沐,怎么是你,我在哪儿?我没死?”

—连串的盘问,让姚沐一时间竟然无法回答,他轻轻的笑了笑,接挠头道:”你没死,怎么会死,你现在在我家里。”

听到姚沐的话,许秋怡的脸色顿时惨白,她H箭忙的从床上爬起来就要走,忍不住的喃喃着:”不行,他们会杀了我的,他们会杀了我,我要走。”

”秋怡!“姚沐眉头微皱,伸手抱住许秋怡的腰:”秋怡,你别怕,这是我自己买的房子,他们都不知道在哪儿,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听闻此话,许秋怡整个人都愣住了,她转过头来,看向姚沐,突然感觉到胸口阵刺痛,低下头去,才看见,胸口的衣服,已经被血染红。

姚沐的目光也看了过去,脸色微红,转过头去,小声道:”那个,就是,我没办法给你处理伤口,我 ”说着,脸色更红了

许秋怡看着他的脖子渐渐的红透了,又看见他洁白的毛衣沾着血迹,眼圈道红,眼中满是感触:”谢谢你。”

转身向浴室走去:”你这里有可以换洗的衣服吗7“”啊,那个,只有我的衣服。“

姚沐挠挠头,急忙跑出卧室:”你先洗,我给你找到之后放在床上。“

许秋怡笑着点点头,眼中像是藏着星星,满是晶莹。姚沐转身向外向外走去。

看着姚沐的身影渐渐消失,许秋怡脸上的笑容也航斩消失了,她眼中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顺着脏颊汩汩而落。

她蹲下来,整个人部蜷缩在衣柜旁边,将头埋在肘间,失声痛哭起来。

姚沐从自己的卧室里,找到件小号的衬衣,拿着走出房间,刚想推开许诎怡所在的卧室,却突然听到从里面传来的压抑的哭声。

心中陡然蓟,姚沐皱起眉头,看看手中的衬衣,拮手放在卧室门边的沙发上,悄悄的离开了。

许秋怡终于哭累了,转头看看房门依然没有动静,心中疑惑,打开门看去,只见门口的沙发上放着件白色衬衣,外面传来了淡淡的饭菜香味。

她眼眶更红,低头吸了吸鼻子,将衬衣拿进屋里。

等到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姚沐已经做了一桌子饭菜,看见她出来,整个人都愣住了。

许秋怡随意的披散着头发,穿着姚沐的白色衬衣,嫦嫦的整好遮挡在大腿上,好身材尽显无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626477_100090564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