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我的影子在奔跑》用陪伴打开自闭人生

原标题:《我的影子在奔跑》用陪伴打开自闭人生

今天看到一个新闻,讲青岛一个7岁男孩,在爸爸病逝、妈妈改嫁断了联系后,跟着爸爸的老同事送快递。评论里都在讨论应该给他妈妈定罪判刑,我想人都不是无情物,可能他妈妈没有生活自理能力呢。我不太相信一位母亲能有多狠心,尤其在中国。无独有偶的是,最近在多部电影里看到不同面貌的母亲。今年奥斯卡热门影片《佛罗里达项目》里带着女儿租住廉价旅馆的年轻女孩,《奇迹男孩》里为了在家教儿子念功课放弃个人事业的母亲。不管她们曾忽略人生其他多重要的一环,单在为人母这件事上,她们让孩子感受到了陪伴的爱。昨天看的这部《我的影子在奔跑》,小主人公修直的诞生,对他的家庭而言并不没有什么非凡的意义,父亲甚至放弃了他。影片没有明说原因,或许在母亲的爱面前,这些并不重要。所以当张静初扮演的母亲田桂芳在修直上幼儿园时被确诊患了轻微自闭症时,她能那么坦然地做好十足准备地去接受这个事实:这是我的孩子,他变成什么样都不会改变我对他的爱。而不是哭天抢地、怨天尤人,或是寄托于什么特殊机构,因为所有这些无用功都只是把孩子当成了累赘。可能对许多所谓自我意志强烈的成年人来说,会觉得没必要做到像田桂芳为了陪孩子上幼儿园而停职。但是,从影片中对田桂芳在育儿态度上的许多表现可以发现,这样的女性在职场中也是一往无前的。她独立果断(以割扁桃体为首,与母亲多次争吵),立场坚定(和正常的孩子一起上幼儿园、小学),对自己的需求十分清晰(儿子第一,事业第二,爱情第三),有想法就竭尽全力地去实现(为让修直读完幼儿园所做的一切),最终让修直异于常人的物理、逻辑分析等能力,随着成长逐渐成为改变他人生的钥匙。难怪别人说能培养出天才的母亲,本身就是真正的天才。这几年也听过不少来自自闭症患儿家长的故事,他们提到最多的就是“陪伴”二字。孩子需要大人的陪伴和耐心,自闭症儿童需要的则更多。陪伴,牺牲的可能是生活、理想的完整,换来的却是大人与孩子人生的圆满。陪伴,是一项让人热泪盈眶的事业。尤其对女人而言,这种情感无法用其他男人的爱来替代。所以田桂芳能二话不说地拒绝男友为二人世界将修直送去天津读书的提议。十七年后,修直要去美国读书时,田桂芳顿时会觉得自己的人生缺了一块。《我的影子在奔跑》多年前曾在电影频道传媒大奖等很多电影盛典上获得一致好评,一直拖到今年才上映,想必背后也有其不言自明的苦衷,其社会意义高于商业诉求,希望这部电影能在当下百花齐放的市场里拿到一个好的票房成绩,吸引更多人关注自闭症儿童和他们的家庭,至少让孩子们知道在现在这个社会活下去不仅不难,未来还会更幸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627410_100049180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